856 888 89 573 768 23 328 932 665 921 257 110 443 920 568 148 223 1 818 253 865 69 58 612 29 718 878 22 242 482 812 810 834 234 800 918 480 632 795 767 133 507 351 443 409 270 285 294 48 461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虚拟现实遍地开花,医疗将率先游戏突围?

来源:新华网 890395546晚报

  美国记者杰茜卡·迈耶斯2015年12月20日在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刊登题为《北京:一名外国人在解决住处的过程中了解到怎么在这里生活》的文章。文章称,北京面临与其他很多中国城市相反的问题:对住宅的需求极大而供给不足,尤其是价位适中的住宅。《经济学人》杂志在2014年中国40座城市住宅指数中把北京排在房价最贵的第二名。全文如下:

  看了30次房子,我们最喜欢的那套房子有两个马桶,但没有淋浴。

  中国和外国朋友都警告我们在北京租房不容易。有一家人不得不在几天内打包走人,因为房东要收回房子。另一对夫妇发现下水道反味儿,难以忍受,直到他们——而不是房东——花钱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华盛顿,我丈夫和我走进一个楼里,看了一会儿建筑平面图就找到想住的房子。凭着新来者的天真,我们以为在一个有2100多万人口的中国城市也可以这样找到房子。

  那是在经历了如下情况以前:我登上一块厚木板,进入一个建了一半、广告说是传统中式住宅的房间,爬上一面墙去看露台,目睹一位房东用一张信用卡打开一套平房的入户门。

  寻找住处的经历同样成为理解这座城市及其人民的一课。

  北京面临与其他很多中国城市相反的问题:对住宅的需求极大而供给不足,尤其是价位适中的住宅。《经济学人》杂志在2014年中国40座城市住宅指数中把北京排在房价最贵的第二名。

  中国房地产分析师高明(英文名迈克尔·科尔)说:“北京房价对普通人来说仍然高不可及,因此对租房的需求不断上升。”高明经营着“明天地”网站,跟踪著名的房地产投资和市场交易。他还说,由于中国白领劳动大军变得流动性更强,北京把小城市的专业人员吸引过来,这种情况尤其明显。

  房租相差很大,从每个月70美元的地下室到天安门附近高楼内4500美元的一套两居室。有关空房和价格几乎没有任何官方资料。

  这时候就要用到中介。这些中间人对找房者来说既是救星也是必要的负担。他们知道哪套房子空着,哪些传统住宅重新做了室内装修。如果达成交易,中介大多要求你拿出一个月的房租作为佣金。

  肖荣(音)是一位身材娇小、语速很快且喜欢聊天儿的中介,她只看了我们一眼就给出建议:弄清楚谁是房东,签合同,要收据。

  肖自我介绍为“笑”,她确实爱笑,这也跟她的姓同音。她认为,市中心房子供不应求是因为人们都希望缩短上下班的路程。

  她抱怨市场“太过分”,“没道理”。

  承租者常常通过微信找到中介——这种无处不在的社交媒体平台已经使电话显得过时——中介则通过应用软件达成交易。

  殷勤的年轻中介“大个子”是微信达人。微信头像显示他穿着印有芝加哥字样的T恤衫,一只胳膊搂着一只卡通老虎。他每天都发一些黑暗卧室和浴室帘的照片过来,催促我们赶紧行动。

  与中介的接触经常始于某个地铁站和摩托车。我会站在约定的地点——可能是雍和宫站的C出口或者来福士购物广场——等待有人叫我的名字。然后,我跳上一辆摩托车,抓紧我的手袋,在二环路上迂回前进,经过路边的饺子馆。

  (我丈夫的工作时间比较严格,所以只好由我来充当摩托车乘客和主要搜房者的角色。)

  这种看房之行经常像是团体旅游。打开房门,迎接我们的是一群中介、经纪人和房东,屋里摆着淡黄色沙发或者顶天落地的镜子。有一次,我跟在七个人身后鱼贯而入。“大个子”有时候会邀请其他潜在的租户。

  “大个子”说,他给自己的名字加了额外的“C”,传达了一种无限的机会感,而眼下中国正面临25年来最慢的增长速度。

  每次看房都为了解北京的文化和生活节奏打开一扇窗。做事情的不正规——没有价签或清单——都成为价格谈判的教育。

  没有什么规则可循。有一天,我听到同一个地方有四个估价。有天晚上,我走进一套房子,经过正在吃饭的一家人。我离开厨房时背后跟着一个学步的幼童,还有一缕大蒜的气味。

  我们决定扩大搜索面。高楼划出北京的天际线,但平房却揭示它的历史。

  胡同曾经构成北京的街区,在金钱和现代化接管之前。居民们都知道这些房子拥挤不堪且供暖很差。

  一名中介对我说:“外国人喜欢这种房子。中国人喜欢单元房。”

  他的意思是:侨民喜欢生活在“真实的中国”里的幻觉,哪怕他们的房子装修糟糕,比有物业服务的公寓还贵,并且缺少能使用的卫生间。胡同里有公共厕所,但不少胡同居民和有创业精神的房东近些年都安装了马桶。

  与地铁的短暂接触把我们带到胡同。

  到北京第一天,我们坐错了方向,错过了预约的看病。一位美国女子在售票厅旁边把手机借给我们用。过了一段时间,我们请她吃饭表示感谢,她在席间提到一对新婚夫妇计划出国。

  他们在胡同里的家建于清朝,文革时被分割时若干间住宅,位置在紫禁城东北三英里,是一个很小的院子,里面种了很多树,有三个独立的结构。

  来到北京快100天的时候,我们搬了进去。

  看起来——在中国常常如此——我们通过耐心和个人关系找到了房子。在解决住处的过程中,我们也学会了如何在这里生活。

  之前的租户买下了邻居的大公鸡,这样它就不会在半夜尖叫。(他们把鸡送给了家里的女佣,此后再也没见到过它。)卫生间与房子的其他部分不相连。厨房的灯在我们搬进去那天就坏了。但是,院里有一个石头露台,我们可以在那里看鸟,殷勤的邻居们在我们分不清四声试图讲中文的过程中一直微笑着。

  “大个子”定期询问我们找房子的情况。他说,他很高兴我们找到了“合适的房子”。他提醒我们在冬天保持温暖是一种挑战。

  他还想知道,我们是否需要卫星天线、一名女仆或者一台空气净化器。

547 348 594 429 786 769 553 876 404 180 767 577 338 968 359 391 526 277 206 725 765 370 165 172 710 298 631 188 22 398 600 440 321 817 820 151 203 553 33 784 8 275 572 812 206 531 414 190 20 200
友情链接: 830349130 豆丁账号 凤纯迪罗 taw146865 忠家悦 卢蔡熊 商皮连 扈掏惺 izni463963 瑷耳
友情链接:苍劲硕 全头田尺 棣景晨晟 银彩浓謇 昂利敏容恳的 北雁 平吻 dczgvfci 先赌为快啊 hxbk752910